首页 ag游戏官方网 ag玩法|官网 ag免费试玩|注册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法治云南
把生的希望留给群众
发布时间:2014-10-17 14:01:00 责任编辑:

把生的希望留给群众 自己却没有逃脱死亡的厄运

——追记云南省鲁甸县公安局龙头山派出所原所长夏大猛

 

  夏大猛,男,汉族,本科文化,1978年11月出生,2000年8月参加公安工作,2001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8月至2002年11月在鲁甸县公安局梭山派出所工作,2002年12月至2005年10月在鲁甸县公安局桃源派出所工作,2005年10月至2009年3月任鲁甸县公安局桃源派出所指导员,2009年3月至2012年12月任鲁甸县公安局龙头山派出所指导员,2012年12月至牺牲前任鲁甸县公安局龙头山派出所所长(正科级)。2006年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2012至2013年 连续两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
  
  鲁甸“8·03”地震几天来,龙头山派出所协警常礼焕不止一次从同一个噩梦中惊醒,所长夏大猛用力地将和她一同压在废墟中的群众蔡雪推向安全的地方,大喊着“地震了!”这是常礼焕和所长夏大猛共同经历的最后画面。在梦中,常礼焕想要用力呼喊,却怎么也叫不出声来,眼看就要抓住所长的手臂时,常礼焕突然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的双手在空气中徒劳地挥舞。地震过后的尘埃尚未落定,战友已经天人永隔,所长夏大猛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别人,自己却没有逃脱死亡的厄运,却把自己36岁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危急时刻推了群众一把
  
  今年8月5日14时30分,鲁甸县龙头山镇发生6.5级强烈地震,造成昭通市鲁甸县、巧家县、昭阳区和曲靖市会泽县108.84万人受灾,617人死亡(其中鲁甸县526 人),112人失踪(其中鲁甸县109 人),3143人受伤,造成直接经济损失4.6亿元。此次地震造成震中心鲁甸县龙头山派出所办公楼倒塌,导致派出所所长夏大猛在内的3名民警、1名协警不幸遇难。地震发生后,鲁甸县龙头山派出所所在地成了一片废墟。8月7日,几个人正从废墟中寻找能用的物品。在搜集物品的身影中,有几位身穿制服的派出所民警,从他们搜集散落文件的地方可以看出,这个十平米见方的区域,曾是一个办公室的所在地,整体垮塌的墙面与地面形成了一个不到一米的空隙,救援人员从这个狭窄的空间里,搜救出了一位来办事的群众和常礼焕。派出所的所长夏大猛被救援人员发现时,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夏所长如果不站起来拉我,他肯定不会死的。”被夏所长在危急时刻推了一把获救的蔡雪回忆起当天的情景,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8月3日下午4点过,蔡雪来派出所咨询办理身份证的事情,才坐下没几分钟,地震就发生了。“当时我就坐在夏所长办公桌对面,离他只有1米的距离,我背对着墙,夏所长看到墙塌了,立即站起来一把把我拽到桌边,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埋压在废墟之下。”
  
  获救后,蔡雪才从救援人员口中得知,地震发生时,夏大猛的办公桌下空间很大,如果他直接蹲下,一定可以幸免于难,为了救蔡雪,夏大猛被倒塌的墙体砸中了头部。
  
  “最危险的时候,夏所长把生的希望留给了群众,自己却倒下了,他总是首先想到别人,然后才是自己。”常礼焕提起所长夏大猛,几度哽咽:“他为人很好,心很细,平时就像大哥一样宽容。有时候我做错了事,被别人批评,他还会来解围说,我年纪还小,难免犯错,会慢慢成长。”
  
  精益求精的最后一次调解
  
  “三天前,我们一起进村调解,三天后,相扶相携的身影却只剩我一人,我至今都不敢相信,始终觉得他们还在。”民警崔华超语气低沉,难掩内心沉重的悲伤。
  
  7月30日上午的一次调解,是夏大猛生前做过的最后一次调解。当日9时,民警们刚刚吃过早点后不久,派出所接到报警电话,一户村民家中遭遇入室盗窃,请求民警出警。夏大猛立即带领民警刘店和崔华超前往翠屏村处理。当时,派出所的两辆警车都被7月6日的泥石流阻挡在山外,好不容易赶到翠屏村,民警调查后发现,盗窃财物的犯罪嫌疑人正是报案人的儿子。案件的调查处理一波三折,终于有了一个结果,民警们准备下山返回派出所时,又接到了另一个报警电话。
  
  
  深夜调解纠纷

  
  此时也是下午两点半,报警的是龙井村村委会副主任。他在电话中称,其带领村民修村公路时,被邻村喝醉酒的村民无故殴打,一起修路的村民也被谩骂。夏大猛立即决定,带领民警前往龙井村。“他完全可以不用亲自去,但他对矛盾调解,有一套独到的经验,他常说,‘如果调解不好,小矛盾就可能变成大案件’。”崔华超说,凭经验,所长认为,此事如果不及时调解,会有损村干部在村民面前的威信,以后的工作会很难展开。“所长就是这样一个人,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
  
  经过深入地工作,打人的村民认识到了错误,很诚恳地向被打的龙井村村委会副主任道歉。眼看双方在《调解协议》上签了字,并握手言和,夏大猛这才带领民警朝山下走去。一行四人饥肠辘辘回到派出所时,已近22时。在这十二个小时里,他们只吃了一顿早点。
  
  爱“管闲事”的大忙人
  
  做事严谨,一丝不苟,是夏大猛的工作风格,他总是以言传身教感染着身边的民警。
  
  龙头山镇辖区范围很大,偏远的村子出警一趟需要一天。有时民警在办理案件的过程中,缺少当事人一个指纹或者一个签名,晚几天采集也不影响案件进度。镇里隔一天赶一次集,有民警提议可以借村民赶集时,让他们来派出所补齐材料,可夏大猛总是坚持亲自跑一趟。严谨的工作态度,使上级部门在对派出所的工作评价时,也不禁感慨:档案工作能做到这样细致,实在难能可贵。
  
  
  救助精神病人
  
  虽然事必躬亲,但夏大猛也不忘记给新人机会,帮助他们在工作中成长与进步。
  
  “你自己先想办法,多动动脑筋!”当夏大猛第一次对崔华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崔华超心里咯噔了一下。作为一名转业军人,崔华超刚入职时一直由夏大猛带着。一次调解纠纷的时候,夏大猛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我知道他是想锻炼我,我总不能一直依靠所长,那天他不知怎么突然就下了决心,我缺乏经验,一下子就慌了。”就在崔华超面对着吵得越来越厉害的两家人完全不知所措的时候,说是“绝对不管”的夏大猛,还是忍不住中途插手了,“之后,所长也没有责备我,只是耐心地教导我。”
  
  夏大猛的热心肠在辖区是出了名的。今年7月下旬的一天,一位老奶奶走进派出所寻求帮助,夏大猛热心地接待了她,给她倒水,耐心询问她的诉求。老奶奶今年76岁了,她说儿子不管她,求所长帮忙。通常情况,老奶奶的诉求应到司法所或是法院寻求帮助,但是夏大猛没有推责。他打电话给老奶奶的儿子叫其来派出所调解,儿子不来,夏大猛就吩咐民警去家里将他请来。老奶奶的儿子来了之后态度蛮横:“我没偷没抢,这是自己的家务事,不用你们派出所管。”夏大猛耐心地做他的工作,细细询问才知道,原来儿子并不是不养母亲,只是由于母亲与媳妇合不来,常有矛盾,儿子想要和母亲分开过,但是会给母亲生活费。经过夏大猛的耐心调解,母子终于冰释前嫌,望着儿子搀扶母亲离开的背影,夏大猛笑了。
  
  有村民开玩笑说,要找夏大猛是最简单的,只要找个人站在街上吵两句,他马上就会跑过来。玩笑略有夸张,但是确有其事。民警杨崇银说,“我们走路、吃饭的时候,经常是喝口茶的功夫,所长就不见了。一回头,他准是劝解吵架呢,‘夫妻之间要和和气气的’,‘邻里邻外要和睦相处’,到后来,吵架的群众看见所长一来,自己就乐了。‘夏所长,我们不吵了,一定好好过日子,不用麻烦您了’。”
  
  为了工作,夏大猛放弃了太多陪伴家人的时间。“当警察这么多年,我没有什么遗憾的,就是陪老人的时间太少了。我的父母已经70多岁,还要自己下地种田,生了病自己拄着拐杖去医院,我心中有愧啊。”这是夏大猛生前对战友说过的一段话。
  
  夏大猛自2012年12月任龙头山派出所所长以来,先后组织派出所建立起《关心关爱帮扶弱势群体机制》、《矛盾纠纷滚动排查调处机制》、《治安联户联防机制》等11个事关派出所业务工作、队伍建设、后勤保障等方方面面的工作机制,从源头上减少故意伤害、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等可防性案件的发生。近两年来,夏大猛组织、参与破获各类刑事案件40余起,查处治安案件200余起,调处矛盾纠纷400余起,帮助辖区群众100余户120余人,解决实际困和问题600余件,用实际行动赢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赞誉。
  

Copyright 2010-2016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云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